aReason。

【all嘉】Desired(黑社会AU, 操控全场嘎,西皮内详,1/?)

F:

Monsterg:



国际惯例与真人无关




继续发泄产物,披着黑社会皮的恋爱故事,就想写双商皆高的潇洒嘎




我嘎世最可小公主,必须人人都上赶着疼他!




现涉及西皮:宜嘉/范二/猪尔/斑嘉








嘎嘎:人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没了哪个男人我都能活得很好啊




这个男人那个男人:没了嘎嘎我就活不了了








正文:








王氏集团的王少爷跟和胜义的坐馆段宜恩在闹分手。




 




其实这么说不准确,因为要说闹,好像只是段宜恩单方面在闹。在圈里人看来,那位王少爷分明什么事也没有,该转场子转场子,该喝茶喝茶,该出海出海,谈生意的时候甜笑着毫不手软地跟人家杀价,跟朋友逛街血拼大牌新款一打一打地往家里搬,总之不管是正经工作还是吃喝玩乐,一样都没拉下。




 




倒是段宜恩,本来不爱在社交场合抛头露面、只会偶尔跟王嘉尔一起出现的他,现在只要是王嘉尔在的局,他必到场,照常的沉默寡言,只是牢牢盯着王嘉尔,然后在他离开的时候也紧跟着消失。




 




这么看来看去,大家都觉得一定是和胜义的坐馆被甩了。他俩之间一直都是王少爷主动热情地粘着段大佬,段大佬不冷不热地给些回应,倒也是拍拖了快两年了,连旁人对他们这种相处模式都习惯了。看起来对段宜恩喜欢得不得了的王少爷怎么突然间就要分手了?




 




虽说事发突然,但大家也没有太多的奇怪。毕竟王少爷出身名门,长得这么漂亮,又出了名地会做人,这样完美的人,就算是喜新厌旧了,又有什么不行的呢?




 




“我说啊,Mark被甩是迟早的事,你看他跟块木头似的,简直浪费了王少爷这个宝贝。”有人这么说。




 




这话传到了Bam Bam耳朵里,又由他嬉笑着转述给了正主本人。




 




“说得没错啊。”王嘉尔的视线暂时从赛道上转移,冲他笑着眯了眯眼睛,不知听进去多少,“跟他讲话就好像在跟墙讲话,完全没办法沟通——”




 




Bam Bam正认真听着呢,观众席里突然爆发一阵躁动,王嘉尔更是从他身边的座位上倏地窜起来,开始卯足了劲大喊:




 




“You go Michael!Mchael!!Slay them all!!!Mchael!!!!!”




 




Bam Bam吓了一跳,也赶紧站起来,正好那匹深灰色的骏马从他们的席位前飞驰而过,将其它对手甩在身后。




 




“Yeaaaaaah!!!!! MICHAEL!!!! GOOD BOY!!!!”王嘉尔激动得蹦蹦跳跳,完全不顾及自己一身真丝衬衫配休闲西装的贵公子打扮,却也不令人觉得无礼违和,反而显出一种理所当然的率真可爱。




 




专注于王嘉尔喜悦的侧脸,Bam Bam并没有再去看Michael的表现,但受他感染,男孩儿也跟着拍手欢呼。




 




反正Michael总是能赢。




 




Michael是王家的马,也是王嘉尔最心爱的一匹,基本可以说是王嘉尔亲手养大的。只要是Michael的比赛,王嘉尔都会抽空来看。




 




当然,这件事某人也是十分清楚的。Bam Bam一边鼓掌,一边忍不住往后看。果然,四五排之后的位置,段宜恩那张冷冰冰的脸在这温暖的天气和活跃的人群中格外显眼。








“哥,Jackson哥,”马已经跑过,大家都又坐了下来,Bam Bam凑到王嘉尔耳朵边,得到后者的注意后,继续道,“你看到了吧?他又来了。”




 




王嘉尔表情没什么变化,“早看到了——不看都知道了。”




 




“说真的,你跟Mark哥到底怎么回事?Mark哥现在是想怎样?”Bam Bam小心地调整一副随意的口吻。




 




虽说王嘉尔已经跟他分手了,但Bam Bam还是习惯性地管段宜恩叫Mark哥,对于这个习惯,王嘉尔到现在还未有让他改过的意思。




 




“什么怎么回事?就是散了啊。都说了跟他讲话就好像在跟墙讲话,也试过一段时间了,还是没意思。”




 




“那…哥还喜欢他吗?”




 




“喜欢啊。”王嘉尔毫不犹豫地说,紧接着又打断了欲开口的Bam Bam,“你肯定又要问我还喜欢他什么,对不对?呐,我喜欢他是坐馆,很威,喜欢他舍得花钱,还喜欢他靓仔,喜欢他床上功夫好——”




 




“哎!——”Bam Bam不耐烦地叫出声。




 




王嘉尔又得逞了一般哈哈哈起来,是他标志性的尖细笑声。他热衷于调戏别人,尤其是他的小跟班Bam Bam;只是这次,他以为Bam Bam是脸皮薄听不得这些咸湿话,却不知是Bam Bam不想听他跟段宜恩的那档子事。




 




“你的问题问得不好。”王嘉尔的大眼睛转了转,又摆摆手,“他不钟意我,我对他就没什么喜不喜欢可说的。没意思。”




 




“我倒觉得不是这样的…”Bam Bam说着又往后瞄了一眼,正好对上段宜恩又冷又怒的视线,赶紧又转过了头。




 




“他一定是被他老豆骂了。”王嘉尔漫不经心地说。




 




这话Bam Bam倒不觉得夸张。王嘉尔和段宜恩分手的消息传出来后,和胜义的清白生意都搁置/断了几笔。说来可笑,但这个世界哪儿哪儿都一样,人际关系最重要;如果黑社会是上市公司,那和胜义最近的股票真是大跌。




 




王嘉尔的注意力又被再次接近他们的马吸引去,“他们家一直想我们结婚,好套牢我,还有王氏…哼,想得美…”




 




话音减弱,Bam Bam也不再多问,而是跟着王嘉尔再次站起身来为灰色的马摇旗呐喊。




 




“Michael!!! YES!!! YES!!! C’MON!!! YOU ARE THE BEST!!!”




 




++++++++




 




段宜恩单方面的戏码不停,大家渐渐地都不太敢邀请王嘉尔了,毕竟没几个人敢惹和胜义的坐馆:段宜恩可不是靠谦和有礼坐上这个位子的。




 




看行情的正琢磨着这出戏到底将怎样收场,和胜义的双花红棍亲自带着一帮马仔连着两夜砸了林记在油麻地和尖东的场子。




 




这事很快传开,乍看简直莫名其妙。如今社会大家讲求和气生财,再说林记与和胜义,历史上没什么矛盾,地界上没什么纠纷,段宜恩突然这么一闹,不免让人想要一探究竟。联系上最近的情况,大家很容易地就又想到王嘉尔了:多方证实,王公子这些时日跟林记的双花红棍林在范走得很近。




 




果然,又是因为王少爷。这如果是换做别人,人们多半会不解并指责段宜恩为了一个男人不惜打破社团之间的秩序,搞得这么难看,但偏偏是王少爷,他们也只能啧啧感叹了。




 




“天哪,Jackson哥,你知道外面传成什么样了吗?”Bam Bam穿过别墅客厅,走到泳池边蹲下。在蓝色水波里穿梭的身影窜出水面,甩了甩脑袋后又抬手把头发往后扒了一下,仰起脸自下而上地看向他。这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Bam Bam觉得自己好像在看什么性感曲风的音乐录影带,或是大牌香水的广告之类的。




 




男孩儿暗暗咽了咽口水,继续说道,“他们都说林在范不仅是你的新欢,你还要保他做龙头!”




 




王嘉尔又仰头笑起来,嘴角的小括弧一如既往的甜蜜,一派天真无邪。




 




“我真的,太荣幸了。”他一手捧脸,故作夸张的发嗲。




 




“很离谱对吧?”Bam Bam看着他说,“哥跟林在范…”




 




王嘉尔煞有介事地点头,“真的太离谱了,林在范虽然都几靓仔,但我跟他哪有什么啊…不过是捕风捉影…”




 




他双手一撑,踩上了泳池边站起身,BamBam适时把浴巾递给他。




 




他接过浴巾后开始揉擦头发,“我明明是跟林记的白纸扇朴珍荣有一腿,他们怎么就没看出来呢,哎呀….”他边擦边走到伸至泳池的吧台边喝起果汁,“不过段宜恩倒也算没砸错,噗。”




 




Bam Bam呼吸一滞,头脑顿时一片空白。




 




 




TBC?END?








我也不造有没有后续,看反响吧